新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他來自煉獄 > 正文卷 157,父子相見
本站域名 www.yyqg.icu 手機閱讀請訪問 m.bequ6.com
    “爸爸,他真的是我叔叔嗎?”

    嘉悅天真的問。

    洛英南笑著抱起女兒:“是的,他的父親在我們洛家排行老三,而你爺爺在洛家則是排行老大。他們是親兄弟,我們是堂兄弟。”

    嘉悅搖搖頭:“不懂。”

    鄧婉笑著道:“真是緣分,若非小叔叔昨天晚上救了嘉悅,我們肯定認不出你。不瞞你說,我們雖然在這里有一棟別墅,但平時卻是極少住在這里。這次相逢,真的是莫大的緣分。”

    洛凡笑了笑:“緣分這東西本身就很神奇。”

    舒然出聲:“洛叔叔現在在洛家嗎?”

    洛英南道:“三叔并不在洛家,而是待在我洛家的老宅。這樣吧,咱們先返回洛家,等拜見過家中長輩之后我在帶著堂弟去見三叔。”

    “先帶我去見見他吧!”洛凡淡淡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對于洛家人。

    他沒有絲毫的好感。

    哪怕他身上流著洛家的血液。

    他真正想見的卻是那個賦予自己生命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洛英南沒有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然后駕駛著奔馳車,載著洛凡等人向著洛家的老宅而去。

    車里,洛凡打破了安靜的氣氛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洛英南道:“洛天諭!”

    “洛天諭?”

    后排的舒然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顯然沒想到洛凡的父親竟然是洛天諭。

    這可是近代歷史上最最有名氣的英雄。

    真英雄。

    想當初異族入侵。

    百姓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死傷慘重。

    就在人們孤立無援的時候。

    一位身穿白色長袍。

    面如冠玉的絕世美男子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他手持一桿紅纓槍大殺四方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將異族斬盡殺絕。

    但卻狠狠震懾住了他們。

    救了萬民于水火中。

    可之后。

    他身受重傷。

    從那以后消失在了老百姓的視野中。

    半年后。

    四方煉獄構建了起來。

    進入地球的異族也相繼被斬殺。

    雖然洛天諭消失在了老百姓的視野中。

    但是他曾經的功勞卻是不可磨滅的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洛凡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的笑容。

    猶記得十歲那年。

    他問慶云老道。

    “師傅,你對神族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慶云老道:“神族?呵,一群垃圾!如果他們真的盡到了神族應盡的義務,壓根就無需四方煉獄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神族中也有一些英雄,洛家三少乃真英雄。”

    這是洛凡知道的,唯一關于神族的線索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。

    師傅口中的真英雄竟然是自己的父親。

    一個小時后。

    黑色的奔馳車來到了一個小縣城里。

    這個縣城名為海N縣。

    洛家的老宅便在這里。

    靈氣復蘇后,洛家才遷移到了京都。

    洛家的老宅占地面積越有上百畝,采用江南園林的設計風格。

    看上去古樸而又莊重。

    雖然洛家已經遷移到了京都,但老宅內還是有一些下人生活在這里。

    一來負責老宅的日常維護。

    二來就是照顧洛天諭。

    “三叔時而瘋癲,時而正常,情緒很不穩定,你要有一個心理準備!”進門前,洛英南認真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凡嗯了一聲沒有多言。

    “三爺爺,三爺爺,你在哪啊?我們一起打雪仗好嗎?”

    嘉悅跑進了洛家大宅,手中還團著一個拳頭大小的雪球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微弱的破風聲驀然響起。

    一個雪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形,準確無誤的落在了嘉悅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打中了打中了,不許哭鼻子喲,誰哭誰就是小狗!”

    伴隨著一道邋遢的身影走出,一陣瘋癲的笑聲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身高一米八。

    身上穿著一件灰色的長袍。

    頭發早已及腰,蓬頭遮面,看上去很是狼狽。

    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,露出一排發黃的牙齒。

    而且周圍散發著一股惡臭的氣味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人。

    舒然不爭氣的哭了。

    這還是當初那個一身白袍,英俊瀟灑的男人嗎?

    他怎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?

    洛凡靜靜的站在那里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不止一次幻想過父子相見的畫面。

    甚至還想過最壞的可能。

    直接廢他四肢,讓他變成一個廢人。

    替母親報被拋棄的大仇。

    可他萬萬都沒想到。

    這比他想過的最壞的畫面還要糟糕。

    洛英南輕嘆一聲:“當年三叔身受重傷,神志不清,但凡靠近之人都會被他殺掉,無奈之下只能讓他送回老宅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老宅也有一些下人,但根本沒有人敢靠近三叔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如此,他才會變得如此邋遢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整個洛家,他老人家也就和嘉悅走的比較近,而且聽這丫頭的話。”

    鄧婉在一旁道:“三年前除夕,洛家舉家返回老宅祭祖,那時三叔他老人家發現了嘉悅。很是喜歡,而嘉悅也沒有因為他的穿著和言行舉止感到害怕,在那之后我們就經常回來。他們爺倆的感情也很深厚。”

    “三爺爺偷襲,是癩皮狗,我不和你玩了!”

    嘉悅輕哼一聲,氣呼呼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洛天諭連忙蹲下身:“嘉悅乖,嘉悅乖,三爺爺錯了,你就不要生我的氣了好嗎?”

    說著。

    他在地上抓了一把積雪。

   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塞到了嘉悅脖子后。

    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,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看上去像是打了一場大勝仗。

    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    口口聲聲說自己錯了。

    卻把雪球塞進了人家脖子里?

    節操呢?

    “不理你了,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!”嘉悅一臉委屈,然后陶陶大哭起來。

    洛天諭撇了撇嘴:“我信你個大頭鬼,你個小丫頭片子壞滴很!相同的話你已經說了八百遍了,我連標點符號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洛英南一臉無奈的走上前去,將積雪抖了出來,然后利用真氣烘干了女兒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之后,洛英南向著女兒使了個眼色。

    嘉悅一臉不情愿的說道:“三爺爺,你先別笑了。我們這次帶來一個人,我想,你應該認識他!”

    洛天諭停住了笑聲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洛英南看向洛凡。

    洛凡會意,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出現在了洛天諭眼中。

    二十三年的父子情,在此刻終于續上!
微信棋牌小程序源码
福彩3d现场直播视频 陕西快乐走势图 3d百个和走势 福建时时官方开奖号码 北京时时彩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湖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开奖 看今晚的特马多少号 欢乐生肖开奖时间 吉林快3计划 河北时时现场 万能七码走势图 湖北快3开奖 天津时时几点时间 2019年正版萄京赌侠诗 湖南前三组走势图 吉林时时计划软件下载